普通女性谈独立|科研工作者董丹红:我心中的独立女性应该爱自己


普通女性谈独立|科研工作者董丹红:我心中的独立女性应该爱自己
普通女性谈独立|科研工作者董丹红:我心中的独立女性应该爱自己

董丹红,从事大气物理研究的科研人员。和很多人一样,生活和工作的平衡对她来说是个大问题,和家人的沟通是她在遇到矛盾时的“解决办法”。从事需要长期积累、挖掘和分析的科研工作,董丹红有时会质疑自己的决定或缺乏安全感,但也让她明确了“不骄不躁、不骄不躁、不震惊、自强不息”的目标,向着心中定义的独立女性前进。

董丹红,实验室LASG国家重点实验室特别研究助理。

新京报:你遇到过工作和生活矛盾吗,怎么解决?

董丹红:去年疫情期间,生活和工作出现了一些矛盾和冲突。我的解决办法是先和家人沟通协商交流。比如最近工作比较忙,需要通过沟通让对方理解,也需要对方在生活和家庭中承担更多的事情,所以我觉得多和家人沟通很重要。

新京报:你心目中理想的女性生活状态是怎样的?

董丹红:我觉得女性理想的生活是不骄不躁,没有太多外界干扰,更专注于自己工作的生活。人生难免会有一些起伏,高低阶段。面对困难的时候,不要盲目否定自己,而是对自己现在做的事情更加坚定;当你取得一些成绩时,不要自满。这就是我认为的女性理想的生活状态。

新京报:你对独立女性的定义是什么?你认为你是一个独立的女人吗?

董丹红:我觉得独立女性应该是内心丰富,精神饱满。不管他们关注什么年龄,什么职业,什么生活,都应该很爱自己。这就是我对独立女性的定义。我的目标是朝着这个方向走,但是我觉得我和自己对独立女性的定义还是有一定差距的。

我从事科研工作,科研第一件事就是学会“坐冷板凳”,因为做学术研究需要长时间的知识积累、挖掘和分析。遇到困难时,有时会质疑自己目前的研究方向是否正确,目前的知识储备和能力能否完成研究。所以感觉现在的生活内心不是很自信,会质疑自己,和独立女性还是有一定差距的。

新京报:你最想要的节日礼物是什么?

董丹红:希望每年3月8号收到一束花,因为我觉得生活需要一些仪式感。如果我每年都有这样的礼物,我应该会很开心。

新京报记者王盛楠

编辑杰克校对陈

分享到